第24章 何为对错?

    这片宅院原来是个修炼圣地,占地宽阔,大气磅礴。大门未设守何,在暴风城,到了楚家这等地位,早已无人敢来捣乱添堵,有没有门何是真的无所谓。

    和欧阳和丰想象的有所不同,这里面的魂行者很是不少,看来散修们不单是把这地方仅仅当作一个报名的地方,更成为一个交换信息情报,互换资源,拉帮交友拓展人脉的地方......

    因为那名男孩子身前正有一名散修办理登记,欧阳和丰便走向另一个女孩子,16,7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楚家基因不错,男的英俊,女的妩媚,看着甚是养眼。递过自己的身份路引,这次用的当然是欧阳和丰本尊,小女孩只是扫了眼,礼貌而冷淡的问道:“小友需知,今日若在此贴名登记,神耀将对小友所言核查佐证,并留下记录存档......” WWw.8Yue.ORG

    一个男声传来,应该是另一性小修,“慈妹你生气什么?不过是些不相干的人,想着从我楚家捞些好处资源罢了......你把他名册放到不入流的丙等,让他自生自灭吧......”丙等是楚家对报名的散修一个粗略的评估,甲,乙两等楚家是有资源倾斜的,至于丙等么,就是路人甲了,只给报个名,资源是休想了。

    欧阳和丰脚步微顿,心中着恼,再一寻思,又自嘲的一笑。这两个楚家魂行者倒不是故意当面给他难堪,自两年来勤修六幻神决以来,欧阳和丰的感知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远远超过了练气期魂行者应该的范围,所以,一些背后之语难免入耳......他的年纪,确实不小了,自穿越以来,已过去五载,26岁的他在修魂世界可绝称不上资质出众,被人看轻是必然的......

    楚西行怒目而视,双拳紧握,但暴风城公开场合下动手是大忌,“十四叔,断我资源,毁我道途,变本加厉,这是要不死不休了?”

    十四叔后退一步,说实话他眼前所做乃魂行者大忌,一旦有朝一日这楚西行崛起,他和他这一支将荡然无存,但想到九大爷的承喏,想到楚西行和九大爷相比巨大的差距,咬咬牙狠心道:“楚西行,没人针对你,是你自不自量,把那件物事送出去,不什么事情都没了?再说断你资源,我作为这次修剑盟主事之一,当然有资格决定资源分配原则,如何就说故意针对你?26岁的魂行者也非你一个,便是今日,还有这么个魂行者来此贴名,一样被定为丙等,何为不公正......那位名欧阳和丰的小友在不在?站出来让大家瞧瞧......”

    欧阳和丰此时心中,万头羊驼奔过,所谓躺枪,无过于此。修剑盟每届的组织者,为拉拢人心,根据贴名魂行者的资质,分级给予部分资源补贴,以欧阳和丰潜力,只能算中等略偏下,好歹每月也有百十枚下品魂石可拿;只有资质最低的,三十岁以后才练气大圆满的魂行者才会一无所获;这种分级今日被十四叔打破,原来能拿魂石现在恐怕是屁都没有了,本来欧阳和丰还真不在意这区区百十枚下品魂石,但如此被动的方式,却着实让他心中着恼。

    “在下欧阳和丰,年龄26岁,今日初来乍到,没成想却受此大礼,幸甚幸甚......话说这位管事,小子突然想起还有要事未办,可否退了今年贴名,明年再来?”欧阳和丰站出来,团团一楫,调侃道。作为一名两世为人的成年人,他不会轻易选边站,各有各的立场,很多事其实并无对错可言......再者说了,楚西行敢公开在这里发狠叫嚣,那是因为他姓楚,宗族中虽有那个九大爷为难,但也一定有一股力量在保他平安;他欧阳和丰算什么,暴风城无依无靠的普通一散修而已,今日他敢在这里发泄不公,明日就可能变成街头尸体;他的所谓忘年交闫一河,在吴氏宗族那样的小势力面前有地位,但在神耀天派四大家之楚家来说,恐怕屁都不是。

    欧阳和丰一番自嘲打趣言语引来围观魂行者们一片笑声,其中有善意理解的,也有鄙视不屑的。那十四叔心中有数,他也不想把场面搞的太尴尬,平白污了楚氏的名声,但面子上仍然把脸一拉,“不可,既已贴名,便不可更改,楚氏审核,公正严明,你若有鬼祟之处,须逃不过我楚氏之眼......”

    欧阳和丰一笑置之,但旁边楚西行却不肯放过这个机会,“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吾辈修魂,当心存大义,无惧胁迫,勇往直前;这位小友,楚氏既然如此崎视我等,不如退了贴名,以示不公......兄弟在暴风城也算薄有脸面,明年刘氏族长修剑盟,必保你通过无碍......”

    “呵呵......”欧阳和丰点头傻笑,这小子有点意思,竟然拉他一起顶缸,够阴险的。

    纷纷扰扰,七嘴八舌中,这场小争端最终也无疾而终。作为26岁的大龄练气境魂行者,牛大奎的那些朋友们也不在看重欧阳和丰这样潜力有限的新人,只牛大奎为人不错,还保有一份真诚。欧阳和丰在询问六绝术之身术未果后,两人作别。

    走出大宅前,以楚西行为首的一群人走到欧阳和丰面前,这些人,要么是血气方刚,任侠使气之辈,要么是豆蔻年华,为楚西行绝世风姿所迷的花信少女,一场争执之后,反而成了楚西行的信徒,其中便包括那位给欧阳和丰贴名,被人称作慈妹的楚氏子弟。

    “小友且慢,西行有一言相劝,还望小友留耳。”楚西行开口道:“我辈修魂,小友以为以何为重?资源,人脉,家族,势力?都是,也都不是;西行以为,若想有大成就,就须有大意志,大坚持。修魂如此,更别提其中宁折不曲的剑魂者矣......不苟且,不退缩,不妥胁,宁折手中剑,不折心中志,小友以为然否?”

    “然,楚小友说的太好了......”欧阳和丰一脸崇拜状,“但,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在下这小体格,正需大腿来抱,与这等大势力硬刚,却是承受不起啊......”

    楚西行紧紧盯住欧阳和丰双眼,好半晌才失望的摇头道:“我本以为,小友乃潜龙大才,现在看来,却是西行错了......”说罢,再不理会,转身离去,身后跟随们急急跟上,给欧阳和丰留下大片鄙视的白眼。

    欧阳和丰微微一笑,开什么玩笑,这等气势,言语鼓惑,就想扰他心境,这也太看轻他欧阳和丰了。

    还未走出大门,又一个小弟子急急忙忙跑来,看到欧阳和丰时,大声喊道:“欧阳和丰,稍等......”

    “你?你有何事?”欧阳和丰很确定不认识这个小家伙。

    “十四老爷让我给您送来这个,说诸般烦扰,还请见谅。”说罢,把一锦袋递到欧阳和丰手中,也不等回话,一溜烟便跑掉了。

    欧阳和丰打开锦袋一看,十二枚中品魂石,一枚不多,一枚不少......看来这是那个十四叔给被殃及池鱼的欧阳和丰的补尝,十二枚,正是一年之量,既不多给以示大方,也不少给失了体面,这大家族出身之人做事,确有其出众之处......所以,何为对何为错?何为正义何为邪恶?又哪有正解......

    楚家和他无关,他来此也不是来抱大腿的;虽然修炼以来有诸般不如意,混的默默无闻,但心中的骄傲从未丢下过,他坚信自己总有振翅高飞的那一天,现在又何必和这些短视者一较短长呢......

    鲛人,是升龙大陆万千种族中的一种,生活于遥远的肆海,男极丑,女极美,常被人类抓来买卖娱乐,对楚氏这样的修魂大族来说,当然是不可能被认可的。

    不过也难怪这个楚西行如此风彩气质,看来是遗传了不少他母亲的基因,所谓匹夫无罪,怀壁其玉,没有了依靠,本身又丢了天赋,被人欺负打压也再正常不过。

    但欧阳和丰此刻心中所想,却总觉有些怪怪的;父亡母走,年少无依;一朝天才,莫名丧尽;多年苦难,隐忍至今。这特么的,怎么听的有些象传说中的主角模式呢?还是废材流的......

    “纵你巧舌如簧,也不能掩你强夺他人机缘之过,这次古墟之探你不合格,不能领取酬劳......”那个十四叔面红耳赤,已完全不顾及脸面,“还有,我已上报族老报备,今年登记贴名者,鉴于优异者甚众,资源魂石不足分配,故凡年龄26岁以上者皆列为丙等,不在分配之列......”

    这更象一个培养门派外围组织的结构,每年三月至六月,接受散修们的申请。现在是四月初,正逢其时,欧阳和丰决定先报名申请,然后再回卡斯城。

    修剑盟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基本遵循谁组织谁提供场地的原则,几年前某个师徒一脉的势力组织信联,竟然简单到随便在暴风城找了块空地便草草开张的地步。当然,今年由门派四大家族之一楚家牵头,不至于如此寒酸,楚家传承数千年,家业雄厚,这次为修剑盟特意准备了一个位于暴风城中心附近的一处大宅子。

    在这个世界生活的越长,对这个世界也越了解。神耀天派立派上万年,称霸北域,正式弟子上万;这个数值听起来很多,但实际上却不够,远远的不够......

    修剑盟,全称专业剑修的信徒联合会,简单的说,就是一群喜好飞剑的魂行者,在某些势力的引导下,组成的一个结构松散的组织。

    “敢问小小友,不知何时可出结果?”欧阳和丰问道。

    “少则月内,多则半年,看路途远近吧......”显然,对欧阳和丰口中称呼中的小有些不满,但良好而严格的家教仍然让她回答道:“应龙王国已过天岭,国内又没有传送阵直达,小友的审查怕是少说也得三个月......”

    欧阳和丰致谢离开,走出不远,耳旁传来女修轻微但清晰的声音,”26岁方练气圆满,这等资质也来凑数,这些散修当真是座井观天,不知天高地厚......还心急审查结果?真正可笑,他当筑基是容易的么?“

    女修的意思欧阳和丰很明白,若在此留下痕迹,怕再也不是以前无拘无束,任性施为的散修了,有了羁绊,便多了顾忌,自由自在对很多散修而言,是最后的底线。

    “知道,还请贴名......”欧阳和丰没有犹豫。

    贴名处在一处花厅,有两名魂行者负责,也是练气境界,不过年纪却不大,一男一女,只不过16,7的年纪。

    这应该便是楚家子弟了,单看这等修为年纪,便知楚家底蕴之厚,更何况,看这两个小修所做的打杂事务,恐怕在楚家地位也不高,很可能便是个旁支分脉的出身。

    女修点头,拿起一枚留影石往欧阳和丰面前一晃,再与欧阳和丰的身份路引副件一起,放置一处。欧阳和丰明白,往后的日子里,神耀天派将通过某种渠道把自己的信息发送应龙王国求证,以什么方式,用什么手段,什么人经手,这些虽然他都不清楚,但未来他的历史过往将被查个底掉这是毫无疑问的。对此他倒无所谓,修魂世界对魂行者在凡尘中的恩怨杀伐并不关心,以散修经历之艰难,谁手上又没有几条人命呢?

    与万本武宗之类的小宗派不同,一个顶级大门派要传承要发展,就不可能有短板,每个领域都是必须渉及的。门派山门内,单单大的职能宫殿群便上百数;比如练丹,画符,制器,法阵以及其他一些偏冷的领域都有大批专业人材操持运转,魔兽要养,魔果要种,小世界要管理,暴风城,以及北域整个宣圣各大城池的入驻魂行者等等,单是维持这样一个超级大门派的日常运行,至少都要数千魂行者......更何况魂行者的正务是修行,游厉,闭关......

    人手不够,那就找些外来力量来凑,修剑盟便有这方面的意味,每年都有大批的来自山南海北的魂行者进入暴风城,他们加入修剑盟,负出辛苦得到些酬劳,即使大部分最终不能加入神耀天派,但有这些牵扯,便是日后离开暴风城,与神耀的那一丝羁绊也依旧存在。

    在一个凡人仆从的引领下,欧阳和丰直奔贴名处走去,一路上,不少陌生素不相识的魂行者也向他点头示意,搞的好像大家已经是同门师兄弟似的,欧阳和丰心中发笑,却也不敢露出形色......这些魂行者,都有一个特点,练气境大圆满,35岁以下......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