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新的派系

    戊时接着练剑养剑,亥时一个时辰开引灵阵修练涅槃风云录......

    一天下来,安排得满满的。欧阳和丰埋头修练,也很少出去闲逛,如此低调,匆匆过去了二年。

    “闫老,此去卡斯城,以传送为主,快则月余,慢不过半年。风啸宗替代人选我已找到,重利之下,当不至误事,只我不在神耀时,一些场面上的应该对还需闫老周全......”欧阳和丰说完,举杯致意。

    “神耀天派自立派起,便广收贤材,有教无类,其中,门派自家从感悟小弟子开始培养的弟子,其出身来历,忠诚品性都有保障;难的,便是这些散修们......

    散修来源复杂,其中好勇斗狠,手毒亡命者不在少数,这还不算什么,更有那他派卧底眼线深藏其中,这是每一个大派不得不小心防范的......

    神耀天派,立派万年。门派之中,有两个根本性势力团体矛盾存在,不可不察......

    一为内剑一脉与圣剑一脉之间的矛盾,这是统之争。神耀十二峰,内四外八;而魂行者比例,内剑一脉不过仅仅才圣剑一脉的一成;内剑一脉,实力强悍,人少而资源充沛却传承困难;圣剑一脉,人多而资源紧张,传承日盛,矛盾因此而起,不可调和......” WWw.8Yue.ORG

    “第二个矛盾,便是家族一脉和师徒一脉的矛盾,这是利益权利之争,同样不可调和。门派中,占,凤,刘,楚,四大家族便占据了半壁江山,这一点上,师徒一脉是有所不如的......”

    欧阳和丰听的兴起,不由问道:“那您是哪一脉的呢?”

    闫一河一挥袖,“我当然是圣剑一脉......至于其他么,勉强也算是属于家族一系吧,只不过资质有限,又结丹无望,恐怕早已在家族一系淡出,现在可算是个无依无靠的闲人......

    我当时依靠家族一系有我自己的情况,你却不必学我,这种事决定一名魂行者的未来,如何选择还是要看清楚些......至于选择圣剑一脉,嘿嘿,这却是无可奈何,但凡魂行者筑基进入神耀,谁不想成为那强悍无匹的内剑魂者?只不过剑心挑剔轻易不认主罢了,所以,其实内剑圣剑之争很是无聊......”

    “您倒是看的开......”

    “唉,年纪到了,很多东西便放下了......所谓内剑圣剑之争,不过是魂行者们学不成内剑,所以反过来抵毁排斥而已......神耀内剑一脉是门派上万年的精华所在,就是这传承,实在是有些艰难......”

    对神耀天派的内圣剑之分,欧阳和丰也很好奇,但现在想这些没有意义,不能在35岁前筑基,就什么剑也没有,“就这些势力么?怎么感觉有些大而无形啊......”

    一个魂行者上万的大派,你以为呢?“闫一河呵呵一笑,其实他说的很多派系势力组织并不严明,只是兴趣爱好出身相近的某一群人而已。真正存在并互相攻奸的,唯内剑圣剑,家族师徒罢了。

    ”闫老,你说的这些于我而言,便如镜中花,水中月......别管什么势力,却与我无关。我只想知道这修剑盟是个什么东西?谁在掌控?您跑题了......“和闫一河熟悉了,偶尔也能开开玩笑,欧阳和丰也从来不是个盲目崇拜的人。

    闫一河尴尬的打个哈哈,这才言归正传,”在暴风城,每年都有某个门派势力出头组织那些欲加入神耀的魂行者,对这些势力来说,既可完成对散修的甄别审查任务,又可与其中的天赋出众者拉近关系提供方便;对散修而言,明确自家出身来历是首务,其次若是运气好,得势力看中,便能借势力之力获得各种资源,便是贵重如筑基丹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今年出头组织修剑盟的,便是家族一系四大家族的武家,武家一脉在神耀天派中根基深厚,支脉繁盛,是立道数千年的大家族,其族内高手天才无数,只元婴之人便有四五个,其五代老祖莫牛魂尊据传闻还健在于世,那可是元尊魂尊啊......”

    这两年来,对升龙大陆的修行境界,欧阳和丰也算有了比较全面的认识,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淬体,练气,筑基,摄灵,汇元,金丹,金灵,元婴,元尊,元神,分神,天人五尊......大概如此。所以说,元尊魂尊在修魂界中已经是顶尖的存在,足以制霸一洲。如花之人所属的无尽山,在北域寒洲是除神耀和苍浪阁外的顶尖存在,其门内老祖,也不过是名元尊魂尊而已;可见元尊之稀少,也可见神耀天派底蕴之厚......

    这么说,今年参加修剑盟的散修,以后都须得唯楚氏马首是瞻了?“

    ”未必,你却是想多了......如此大族,岂是一般阿猫阿狗能巴结的上的?对楚氏而言,这不过是一次门派任务而已......至于其他不过是顺手而为,有天赋出众的潜力者当然最好,若没有,恐怕也不会随便找些来滥芋充数......至于小子你,怕是难得武家青睐,老老实实通过出身审查才是正题......“闫一河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嘁,谁稀罕?小子便看好师徒相传,却不愿为豪门当牛做马......“欧阳和丰一梗脖,不屑道。

    ”哈哈,你倒是想呢;你以为师徒一脉好入么?老道便教你个乖,散修有些资质的话,家族一脉看中了也说不定赏赐些资源机会,看你如何发展;但那师傅收徒弟,哪个不是千挑万选,优中选优?这难的不是一星半点呢......“看了欧阳和丰一眼,怕他受打击过重,又安慰道:

    ”老道我今年寿近二百一十载,年轻时也自诩天资出众,在我们当时那一批师兄弟中也是上上的人选,结果怎样?二百余载,仍止步于金丹之前......年轻时新入派,以为天下之大,谁与争锋,必要修成内剑,光耀神耀;结果呢?屡次尝试,奈何无剑心认主,只好规规矩矩学习圣剑之术......圣剑便圣剑吧,若找个好靠山,好师傅,把修为提上去,长生有望,也不枉修炼一场,结果却没人看中,如此蹉跎数十年,其中好不容易有个小家族势力愿意提供些资源助我修行,奈何人祸无常,一次与外界势力冲突中此家族遭创甚重,一蕨不起;到了现在,年老力衰,嘿嘿,又有谁再把你放在心上?“

    欧阳和丰默然,修魂之残酷他早有所料,世人只看那顶尖大修的绝世风采,又有多少人能看到修行每一步台阶上的累累白骨......闫一河在暴风城大部分散修看来,已经是功成名就,了不得的人物,却哪里知道他的修行史同样是一出悲剧。

    故此,散修若要加入门派,其审查极严,若有资格入派,门派中自有高妙道法判断善恶真伪,这个不必说;便在入派前,也有鉴别磷选,你可理解成粗检......

    粗检没有那么严格,为门派中各势力接取的门派任务,久而久之,慢慢的除了检查各散修出身来历外,也成为门派各势力拉拢新血,壮大自身的手段......

    为此,甚至有势力开出不菲代价,邀请天资卓绝者加入的情况。你若想入派,当提早报备,留个印象,以备查询......“

    原来如此,看来要加入任何一个大派,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呢,欧阳和丰问道:”闫老您说各大势力?那么这崇剑信联是为单一势力所控?还是各大势力都有份参与?这些势力都是哪些?有何区别?“

    ”你这小子,问的倒是一针见血,也罢,左右无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秘密,今日我便说与你听......“闫一河吃了口酒,开口道:“派内无派,千奇百怪;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凡俗如此,修魂世界也不能免......

    已时开始锤练剑技一个时辰,其中顺便运使《无极术》养剑。

    下午主要修练耳听八方术,.和万里追踪,间或架上升天云过过飞行的瘾头。有时也找几本低阶法术修练,他练法术,只求粗通能使用法图便好,却懒的花时间精研。

    每日清晨卯时初,风啸宗开,欧阳和丰开启法阵消融阿堵物,卯时三刻结束,这是他的本职。

    大事已毕,吴氏宗族覆灭,无论主脉还是分支,都被铲除的干干净净。在这一点上,没有仁慈可讲,更别说立派万年来一贯以强硬箸称的神耀天派。何美玉也随白凤师太离去,去追寻自己的道途。没了牵挂又乍富的欧阳和丰第一时间便把魔瞳术买了下来,现在他的六绝之法便只剩身灵术没有着落了。

    “你既已准备尝试筑基,便切莫存了一蹴而就的心态,否则几次失败下来,失了信心,那便真正糟糕了......”闫一河以过来人的身份提醒道:“魂行者筑基,在北域而言,不过一,二成,这还是有大族大派子弟资源无数的加成,若只平民普通魂行者,这个概率还要低;更难的是,神耀天派要求35岁前须得筑基成功,这等要求对你等这样无依无靠的散修来说更难比登天,故此老道才一直劝你莫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算了,现下我说这些你也不会听,等你35岁之后便自然明白了......还有,城中这次的修剑盟你可报名了?”

    “修剑盟?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参加?”欧阳和丰一脸懵懂。

    “这不是什么东西,这是个松散的组织,是散修加入门派前的必经之路,罢了,看你便知道只顾埋头修练,双耳不闻窗外事,老道便与你说说......”闫一河无奈道。

    “些许小事,小友不必担心。”闫一河挥挥手,欧阳和丰想保留风啸宗令职他能理解,毕竟筑基这东西太过飘渺艰难,有风啸宗令职便有在暴风城生活的基础,能留在暴风城就留有一线入道之机。

    欧阳和丰能在短短两年内达到练气大圆满,闫一河是很惊讶的,但也不至于惊世骇俗,一些资质高的魂行者若有充足的丹药再加上点运气,要做到这一步并不太难,尤其是那些大族子弟。

    在引灵阵底,盘坐的欧阳和丰睁开双眼,长长吁了口气。已经二个月了,二个月前他便已经达到练气期大圆满的地步,丹田魂力是满之又满,萃之又萃,再无一丝可以增进的地方。于是他开始尝试筑基,但二个月来,却毫无所得。他知道,这已经不是魂力的问题,他缺的是一丝机缘,一份心境上的圆满......

    卡斯城,那个这具身体出生的地方,本以为再不会回去,没想到这才几年......执念,这具肉身的执念被深深藏在了灵魂深处,当他即将得成道基之时,终于跳了出来......

    整体而言,练气境大圆满是大部分低阶魂行者都能达到的境界,差别只在早晚快慢而已,毕竟筑基前无凭颈。但筑基是道天堑,绝大部分魂行者终其一生都不能突破此关。欧阳和丰现下已经圆满,再埋头修练实无必要,出去找找机缘碰碰运气是很有必要的。

    卯时末,太阳升起那一刻,修练《魔瞳术》。

    辰时初至辰时末,发动引灵阵修练《涅槃风云录》

    风啸宗备用的巨法阵基上空,魔气在风起云涌般翻滚着被吸入,在吸入的过程中逐渐变的稳定而有序。这里山高人稀,空气恶劣,本来便魔气混乱,再加上另一个每天都运转的消融阵,故此二年多来,便是偶尔有人发现神耀山巅魔气有莫名的紊乱,也没人真的留意。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沈医生的控妻症》《西游之一刀999级》《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