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追查

    远远的虎峰路松柏上,始作俑者欧阳和丰看的是目瞪口呆,事情的发生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称的上是峰回路转,变化曲折。但命运的馈赠还远未结束,也许是上天对他穿越以来的艰难做出了阶段性的补偿——就在昌平被烧的形神俱灭时,一个诡异的空间黑洞忽然出现在欧阳和丰藏身松柏不远处的上空......

    慕容一行人同样没逃脱这次莫名其妙的爆炸,既然为了掩饰魂力波动,把传送阵的魔气波动设计的和祭法阵相近,那么影响便注定是相互的。

    慕容就这样看着一名普通的散修向他们跑来,他哪里知道眼前这小子便是一切苦难的源头,三人一起传送,另外两个变成两团碎肉,只有他仗着修为高深,熟悉法阵,又有师门密传灵宝护身,才在空间之力的撕扯下勉强活了下来。即使这样,一条命十成中也去了九成,现在完全被动等死的他需要马上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瘦小的陆师兄正是先前红光所化,是九转魂殿干活的金丹剑魂者之一,他和说话的郑浩郑师弟不是出自一脉,各有师门归属,不过既都为圣剑一脉金丹剑魂者,彼此还是熟悉的,郑浩这段时日驻守暴风城,虽然耳目远没有山门探测法阵来的灵敏,但暴风城较近,听到些动静赶来查看也是应有之事,“郑师弟说笑了,师兄我职责所在,不敢疏忽,倒是郑师弟感知灵敏,想来是最近功力大涨了......” WWw.8Yue.ORG

    郑浩老脸一红,他哪是听到什么动静,纯粹是某个胆大妄为的凡人女子竟敢在管事房撒野,胡言乱语。他心中有了疑惑,刻意探查下,才发现白虎峰方向真的有大动静,故此匆匆赶来。他心中也是后悔,若不疑那凡人女子,直接便御剑赶来,想来整个事件的发生会更看的清楚些。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其中的沉重,也不多话,各自御剑而去。白虎峰,虎峰路相隔不过5,6里,是转瞬便至......

    “这里,陆师兄请看。”一名面相清秀的中年魂行者迎过来,“哦,郑师兄也来了,却是正好,你久居无极巅,对剑堂下的低阶弟子比较熟悉,你来看看,这是哪个?”

    郑浩皱眉看着眼前那堆血肉,可以肯定这是个低阶神耀天派,从此人背负的剑匣就做不了假,几只飞剑还保存完好,但剑身上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辩识身份的标致,“完全认不出来......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稍停可问询剑魂殿,看看方才谁的魂灯熄灭就知道了......”

    中年魂行者一扶额道:“也是,却是我忘记了,有剑魂殿在辩识也轻松些......”此人姓吾名明,是才步入金丹不足五十年的剑魂者,在他们这种层次,他算是新手。

    “此人是慕容,是锁魂宗的一名慕容,擅长法阵,我和他也算是老相识,错不了,是他......”陆师兄仔细检查完那具唯一还算完整的尸体,得出了结论。他年纪最大,资历最深,修为也最高,金灵大圆满修为,只差一步便是元婴之人,只是这一步迈了上百年也没迈过去......

    “三个人有两个是被空间之力所害,他们境界低,有此结果实属正常,慕容倒是有些实力,恩,他虽然伤的不轻,但掉出空间传送时应该还活着,只不过被人一剑砍掉了脑袋罢了......“

    吾魂行者轻笑道:“也不知是哪个散修,手脚还真麻利,我等不过晚来了十数息,这人竟然就已经杀人夺宝还逃之夭夭了......真正是人材啊......”

    “巧合而已,虎峰路本来就游人不断,撞大运撞上了......不过此人确实决断,杀人,夺宝,离开,毫不拖泥带水,看来也是个做惯此类营生的个中老手,新人断不能如此干净利落......”郑浩说道。

    “你二人莫要在此幸灾乐祸,这散修最好找到,他拿了什么东西?说不定便能由此判断锁魂贼子此番行动的目的......”陆师兄皱眉道。

    郑浩轻轻一笑,他与陆师兄互不统属,当然不会吃这一套,“虎峰路游人上千,皆有嫌疑,怎么找?而且真正的凶手恐怕早就跑了,现在再彻查山中游人恐怕为时已晚......要找出真相,还有很多途径,比如,吴氏族人中的知情者,这个小剑魂者在离开神耀都做了什么?”

    “可能还有第三方势力......”吾明魂行者头脑很清楚,“是谁策划的爆炸?使用的什么宝物,竟让金丹魂行者毫无还手之力?这人真正毒辣,一击之下,锁魂宗和吴氏都吃了大亏,郑师兄,暴风城中竟然还有这般人物么?”

    郑浩一翻眼,直接推个干净,“你别问我,我也是暂时替代值守暴风城,这其中腌臜事么,却和我无关的......”

    神耀天派中,也存在各种的派系争斗,在任何一个传承上万年的大派中,这都是免不了的。暴风城的权利归属,也是门派各个势力争夺的对象,郑浩不属于这几个派系,他纯粹是偶然被短暂派来维持的过客,当然不会沾手这些麻烦......

    两人也不再多说,各自探查,不多时,十数名暴风城管事房管事急急赶到,这些人都是汇元,摄灵,甚至筑基魂行者,御剑自然慢些。人手多了,探查更加快捷,很快的,不远处吴氏别院后院中的半残传送阵被发现,这个发现,直接把吴氏宗族打入地狱。

    “控制白虎峰祭坛,以及别院所有的吴氏族人,派人搜巡这片地域,勿使有一个漏网......另外,传信给城里,让他们立刻封锁吴氏大宅,吴氏的一些产业,重要的分支脉也一并看管起来,若有反抗,直接格杀。人手若不够,便向山门求助,万不可走漏嫌犯......”郑浩直接下令道,吴氏一族,在他暴风城管理范围,这是他的本值。先前听何美玉状告吴氏,他无凭无据下当然不会妄动,但现在事实据在,也断不会犹豫......

    陆师兄和郑浩,本来还在祭坛前谈论到底是何种器物竟能转瞬间要了昌平的老命,此时有移至传送阵前,细细验看,“观此阵布局精巧,注重速度却失之堂皇,确实有锁魂宗的风格......”郑浩判断道。

    “不必多说,看这阵法,这阵基,多少材料都是宣圣特有,除了锁魂贼子,还能有谁?”陆师兄一言而定,他也长于布阵,又去过川上高原,和锁魂宗没少打交道,故此很肯定。

    两人正待仔细查验,一道符咒传来那位架御白色剑光的剑魂者声音,“陆师兄快来,在虎峰路发现几具尸体,我怀疑其中不仅有锁魂宗贼子,可能还有一个本门弟子?”

    欧阳和丰粗制滥造的白磷弹就是个笑话,除了火药的表现还差强人意,剩下的精铁,白磷的作用不过是造成了一个空间短暂的雾霭。最终是昌平帮欧阳和丰完成了白磷弹的愿望,在凤凰涅槃羽巨大的蓄势范围内,当温度,压力达到某个极限时,终于触发了临界状态,火炎,灼热以昌平无法理解的速度攀升,扩散,直到以他金丹魂行者这么强悍的肉体也无法承受......

    这是昌平无法理解的火焱,无法熄灭,穿肉透骨,连神魂在这片诡异的火海中都无法远遁,最终元神俱灭,一代家族强者,死的不明不白......

    火药的爆炸转瞬既过,虽然漫天的烟尘弥漫了整个祭坛,但察觉到危险已过,急于复仇的昌平毫不犹豫地撤回三道防御,转而祭出他最拿手,也是他最强大的极品神器——凤凰涅槃羽,方才未祭出此物是因为波兰混发动更迅速,但波兰混是纯防御神器,哪有凤凰涅槃羽可攻可守,威力无比......昌平是火系魂行者,配合此物相得益彰,在他修成金丹的近百年中,以此应敌还从未失败过......

    真正对昌平造成伤害的,是爆炸和别院处空间魔气波动这个事件,事已至此,吴氏在暴风城再无生存的可能,上千年的传承基业就此毁于一旦,这才是让昌平出离愤怒的原因,人一愤怒,就会失去理智,做出错误的判断。就象现在的昌平......

    这一切的发生,想来过程复杂曲折,但事实上时间极其短暂。从爆炸开始,昌平作出反应,祭法阵,传送阵受到影响;再到昌平自寻死路,慕容一行摔出空间传送,不过十来息的时间;到欧阳和丰杀人摸尸离开,加起来也不过二十来息......欧阳和丰刚一转过山脚,两道剑光便出现在附近高空,略一盘旋,一道剑光直奔虎峰地祭坛,另一道则往虎峰路慕容等人掉落之地飞去......

    两道剑光才一降下,自暴风城方向又飞来一道黑色的剑光,之后,十数个黑点也在迅速靠近,这是暴风城管事房的剑魂者,虽然他们大部分都已去了小世界,但还是有少部分留守的。

    黑色剑光直奔虎峰地,毕竟,那里的动静最大。及至临近,剑光敛处,一名身材高大的魂行者现出身形,背负剑匣,目光如电。看到祭坛上一个瘦小的身影,不由的一滞,苦笑道:“原来是陆师兄在此,你倒是很快啊,竟比我来的还要快些......”

    “救我,救我......我有功法神器,丹药魂石,只要救我离开,便都是你的......”时间紧迫,慕容一上来便是糖衣炮弹,这些诱惑,对散修来说根本是无法抵挡的。

    然后慕容便看到那个散修一边笑着一边掏出一把剑,紧跟着便是眼前一黑,耳中仿佛传来最后一丝声音,“运气,运气,老天开眼,老子竟然也有今天......”

    在修魂世界,只要牵渉到空间两字,便妥妥的属于高端范畴。对魂行者而言,能有把握应对空间穿梭,修为至少得是在魂尊之上;便是元婴之人,冒然进入错乱空间,都是九死一生的结居,就更别说他们三个一金丹二汇元的修魂小字辈了。

    欧阳和丰看到的,便是这么三个人从半空黑洞中掉下来,或者准确的说,是一个人形物和两团碎肉。欧阳和丰的眼力很好,反应更快,两团碎肉中一个熟悉的头颅正是魔风魂行者的,他还不知道此魔风便是莫尔,既然知道这几人是锁魂余孽,如何可能放过......

    欧阳和丰手脚麻利,他非常清楚时间宝贵,神耀天派随时可能出现。所以在一剑刺死那名锁魂魂行者后,也未及细查,匆匆捡拾了几样储魂戒之类的物事,便扭头向山下冲去,虎峰路也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平时过来赏景流连的闲人并不少,只要混到其中,就很难再引起他人注意了。

    凤凰涅槃羽,顾名思意便是祭出凤凰羽毛,盘旋围绕,远攻近守,皆遂人意。其范围内温度,压力都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如果非要来形容,便是蓄势......

    以升龙大陆的标准来衡量,昌平的应对非常完美,但是......这个世界的魂行者实在是无法理解那些漫天飞舞翻腾的屑状物到底代表了什么?如果昌平再晚一点,等烟尘散去时再法动凤凰涅槃羽要好的多,但一切都是命运......

    剧烈的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直接影响了近在咫尺的祭法阵,而祭法阵随即出现的不稳定波动马上便影响了不远处的传送阵......传送阵是这个世界最最精密,要求最严格的法阵,慕容,莫尔,苏昂刚刚进入传送,在法阵中消失的一瞬间,影响便忽如其来,传送理所当然的失败,神秘的空间之力撕扯下,这个世界能抗住的生物真心不多......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