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祭祖之地

    四天下来,无甚收获。魔风魂行者生活还算规律,在一处不大的丹药铺子做二掌柜,日常便主要在商店,以及几里外的住处之间周转,偶尔去赌场转转,瘾不深。。。又跟了三天后,发现其还有个小爱好,喜欢逛散修间的道法物品夜市。。。欧阳和丰只远远观察,从不靠近搭讪,这人虽不起眼,但既能和吴氏这样的大族勾搭,要么本身深不可测,要么背后的势力惊人,无论哪一样,欧阳和丰都只能仰望,好在他也从来没想过硬捍这些人。。。

    时间便在这种无聊的猫和老鼠的游戏中缓缓流过,魔风很谨慎,欧阳和丰运气也一般。

    “你且把吴府最近发生的大大小小之事再与我说一遍,勿要只顾着和吴七有关的。。。你只管说,是否有用由我来决定。。。” WWw.8Yue.ORG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一切正常的让何美玉发狂,直到她听到一个似乎很重要的消息:吴府内管家吴天醉明日晚上要出外吃酒。

    吴天醉是欧阳和丰要求她重点注意的人物,常理来说男人出外吃酒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明日正好是其整寿的日子,本来一家人说好在家中开筵庆祝的,但吴管家却有事不能参加,浑家当然不满意,虽然不敢阻拦,但背后的劳骚埋怨是免不了的,何美玉正好听到,想了想,还是找了个借口出府把消息传给了七叔。。。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却不知又是从哪个嘴快的家伙口里掏出来的?”闫一河打趣道。每年这个时候,神耀天派一个名为的内宗阁——内宗阁中的魔果成熟,便需要大批的人手进内收回,内宗阁只允许金丹以下筑基以上的魂行者入内,所以像闫一河这样修为的统统逃不过宗内差遣。

    这不是什么隐密的大事,在暴风城待久了的都知道,“按往常惯例,只在三十-五十日之间,便是这样......怎么,小友可是有事?”

    “无事,只是觉的闲来吃酒,却没了谈伴,煞是无趣罢了......”欧阳和丰敷衍道。

    对于闫一河,思来想去,欧阳和丰并未托之腹心。大凡魂行者,皆畏于因果,没有巨大的利益谁也不愿意沾染是非。一般魂行者皆如此,更不用说地位高高在上实力强大无匹的神耀剑派。几个月来,欧阳和丰暗暗观察,暴风城管事处的剑修们,哪怕在门派中并不得意,也不是如欧阳和丰这般的散修能巴结得上的,故此在管事房,欧阳和丰虽说也算是个常客。可除了闫一河,也没结交下别的朋友,魂行者间的淡漠由此可见一斑。

    便是闫一河,要说交情有多深厚,却也未必。在一起吃酒可以,谈天说地讲些修魂秘闻也可以,偶尔利用些闫一河的声势为自己谋些好处也不过份,但若有再多要求却未必能够如愿,比如吴氏宗族和锁魂宗,欧阳和丰在其中多有自身的算计,这么大的事,闫一河怎么可能愿意插手。

    欧阳和丰和闫一河相交,吃酒也吃了几回,其中欧阳和丰请了几回,闫一河同样也请了几回,竟是分毫也不占欧阳和丰便宜,由此可见,此老虽看似热肠无甚心机,但其剑修骨子里的冷漠骄傲却是从未改变的。

    “却不知管事房的上仙们要去多少?若走的多了,城中暴徒也是麻烦......”

    闫一河哈哈一笑,“小友还是心中无底啊,怕是担心上次有小贼擅闯风啸宗之事?......你却是多心了,数千年来,我神耀天派说过的话还没人敢不放在心上,尤其是在这暴风城......至于管事去的多了,这确是事实,不过每当此时,门内都有师叔大能移驾暴风城,嘿嘿,便我们所有执事加在一起,还不如师叔一根手指,若真有看不清形势的,怕是要大大的倒霉......”

    欧阳和丰晚来去峰回客栈找到七叔,支取了不少魂石,接下来他的计划,需要购买大批的用具,仅仅靠他那点魂石,是完全不够用的。

    一个练气境的低阶魂行者,如果妄想着要给一个修魂家族甚或一个顶级门派找些麻烦,他要怎么做?别人会怎么做他不知道,反正作为一名穿越人士,除了前世那些威力巨大的爆炸性武器,他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九月十五,距今还有53日,吴氏宗族将于暴风城外二十余里的白虎峰虎峰地祭祖。时间很明确,这是祖制,孝子贤孙们不可能更改。地点也很明确,吴氏一族千年来祭祖从未改变过。

    和前世的古代一样,祭祖在升龙大陆的家族传承中,是不可替代的仪式。尤其是修魂家族,一年一小祭,在家族祠堂既然可,十年一大祭,却须选在山清水秀,灵机浩荡之处,不如此,不能显其庄重。

    今年本非吴氏大祭之年,本来在城中老宅祠堂举行仪式既可,但却一反常规放在大祭的白虎峰虎峰地,其中意味,不足为外人道。当然,吴氏祭祖,什么时间祭,在什么地方祭,都是吴氏私事,也没人注意这些闲事。

    白虎峰位于暴风城西二十八余里处,山高数百丈,险峻挺拔,在周围众多山岭中有一骑出尘之相,其顶虎峰地山势雄奇,,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包括吴氏在内,不少暴风城大族都在此建有大宅,以方便祭祠之用。

    欧阳和丰得到消息时已是晚上,但他对这个消息很重视,马上便去了吴天醉将要和人相会的地方——醉红阁,一个供男人们解决生理需求的古老的地方。

    暴风城也有烟花柳巷之地?这是当然,事实上,暴风城这方面的服务场所比一般的凡俗城池来的更多,原因很简单,魂行者便如欧阳和丰前世的超人一般,这个群体在感气通灵入道之后,体质的改变是天翻地覆的,看的更远,跳的更高,力量更大等等,身体素质的提高是全方位的,没道理别的地方都强了,而作为男人最重要的一部分却没变化......事实上,那地方当然会便的更厉害,就象欧阳和丰每次折腾何美玉,没一,二个时辰不罢休一样。

    烟醉红阁是下等风月场所。在暴风城,区分风月场所高下的,不是场馆如何富丽堂煌,也不是妓者能否琴棋书画,而是从业者是否是魂行者。。。拥有修妓者的场馆才是暴风城正儿八经的风月胜地。象醉红阁这样的,不过是凡俗之人和少数囊中羞涩的散修光顾的地方。

    欧阳和丰不是第一次来醉红阁,让他好笑的是,他之所以能知晓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地方,还是托吴天醉吴大管家之福。在和吴管家见过头一次面后,吴管家其实又约过他二回,其中一次便是这醉红阁,看来这小子对这地方是情有独钟的。

    ““闫老,不知此次任务,需的几日方归?”欧阳和丰敬了闫一河一杯,故作无意的问道。

    首先他通过暴风城地下渠道,打听到了魔风魂行者的行踪,在确定了此人貌相后,他开始亲自跟踪此人。欧阳和丰没有选择去找那些惯做此事的所谓行内人,一来他信不过,二来这些人跟踪的手段实在太粗糙。

    魔风魂行者境界不高,练气圆满而已,再高也就没法申请风啸宗的令职,这是明摆着的事,若是筑基魂行者申请,傻子都会怀疑他去风啸宗的目的。。。毕竟,就算在暴风城筑基魂行者算不得多稀少,可也绝不是大白菜,肯给出优厚待遇的地方多的是。。。这也是欧阳和丰敢盯他的原因。。。

    感觉到时间紧迫的欧阳和丰修练愈发的勤勉,他现在几乎足不出殿,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各种功法,魔法的修练上。。。但正所谓欲速而不达,修魂一途没有捷径可走,无论是魂力修为,还是六绝进展,甚至剑术水平,每一样都在按照本身的客观规律在变化,浑不是你增加多少时间花费更多的精力就能轻易提速的。。。半个月后,欧阳和丰无奈的结束了这次短短的闭关,没有多少成效,倒把自己逼的精神紧张,心理失衡。。。

    到时再好好搞一搞吴氏一族;吴大管家当然也认为时间与己有利,有一点他没告诉欧阳和丰,就在几个月后,暴风城管事房管事们将会大批的被抽调进某个小世界公干任务,这是每年都会发生的年例,闫一河去年没去,那么今年就一定会去,到时有几个月的时间好好泡制这个没有眼色的傢伙。

    “哦,是在城里家祠么?”

    “不是,我听林大厨说,好像这次小祭要去城外的家庙祠堂......”宗族祭祠是很讲究的,有条件的家族,都会在城外山清水秀的风水之地建立家庙,看来这吴氏实力着实不低。

    欧阳和丰点点头,这很正常......女人的情报乏善可陈,欧阳和丰很自然的把注意力转到女人的身体上。。。

    女人有些委屈,但在欧阳和丰的强势下也只好收拾心情,尽可能全面的回忆这月来在吴府中的所见所闻,尤其是那些她自以为和报仇无关的。。。

    “你是说再有不足二个月便是吴氏大祭?”欧阳和丰心不在焉道。升龙大陆对祖祭异常重视,凡稍微有些实力的家族,皆热衷于此,三年一小祭,十年一大祭,那要是百年祭,其声势排场都是豪奢铺张不计成本的。欧阳和丰自来这个世界,没少经过这类场面,在天井镇有凡人家族的祖祭,在万本武宗也给一位师叔家祭中帮过忙,便是现在到了暴风城,前些日子也应闫一河所托在其长辈祭典中卖过力,对此可以说是比较熟悉。

    “你急个甚?不过才一月时间都等不了,那话本上隐姓埋名几十年才报得大仇的又这么说?”欧阳和丰停下在女人丰满白腴的身体上游走的大手,轻轻在腰.臀处一拍,引来女人一阵如水蛇般的扭动,“莫急,有些事是急不来的。。。头一个月能在府内站住脚,便是成功,至于其他,嘿嘿,真有变故时便是狂风骤雨,就怕你承受不来呢。。。”原来在与吴天醉分开之后,何美玉的弟弟紫荆除了一点事情,方才有了欧阳和丰跟何美玉的计谋。

    欧阳和丰这是半安慰半无奈,对吴氏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办法,唯一的可趁之机就在于吴氏对风啸宗的窥视,很不同寻常。他之所以同意何美玉进吴府,便是希望在吴府有所得,但这东西没法和何美玉直说。。。,

    “是,不过不是大祭,是小祭。。。我在后厨听说,好像吴府也不是太在意。。。三年就搞一次,东西大都现成的,也不需采买什么。。。”何美玉回忆道。

    从闫一河那里欧阳和丰得到了最近这几次申请风啸宗令职的名单,人不多,几次都有申请而未获通过的只有一个——一个叫毒牙魂行者的中年散修,这人应该就是吴氏家族的合作者,但欧阳和丰更相信这人不过是个被推到前台的人物。。。

    欧阳和丰既已决定动手,便全力以赴。

    “先生,这么长时间。。。你看,咱们是不是换个方法。。。这样等下去,要等到啥时候才是个头啊。。。”何美玉躺在男人怀中,一只手指还在男人强壮的胸膛上划着圈。她在吴府做满一个月便有三天假期,识髓知味的年轻男女当然不会放过这样难得相处的时间。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沈医生的控妻症》《西游之一刀999级》《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