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接受挑战

    过去说明了来意。

    ”不急,不急,我这里刚下了注,如何走的开,你且稍等片刻。“周师兄盯着场中,头也未回。

    闫一河微笑摇头道:”我哪里会这些江湖近身厮杀之术,王师弟还是莫要玩笑我这把老骨头了。。。“

    众人看过来,几名知情的管事不由大笑,闫一河笑骂道:”王师弟休要胡闹,这位小友非门中师兄弟,不过才来暴风城月余,修为不过淬体,

    现在风啸宗做事,又如何能与你这摄灵期的比剑?“王师弟有些失望,不甘心道,“这有何难,我压低修为,也只用淬体功力不就妥了?” WWw.8Yue.ORG

    欧阳和丰把目光看向闫一河,他是在场地位最高的,比还是不比可不能由得自己性子来。

    闫一河深深看了欧阳和丰一眼,“既如此,你便下场玩玩,却不需担心,在场这么多人,怎么也能护你个周全。”

    欧阳和丰点点头,拔出重剑无锋走到场中站定。他并不担心安全问题,凭实力,对方若不使出超过淬体境魂力,必败无疑,也许他飞剑很厉害

    ,但只论手中剑,他还远远比不上武宗的月影。

    一拔出剑,欧阳和丰仿佛变了个人一样,浑身锐气锋芒必露,王师兄本来还要再调笑两句,一见欧阳和丰的气势便知道对手绝对是真材实料,

    不敢掉以轻心,摆了个剑架准备以静制动。

    以逸待劳?欧阳和丰心中摇头,剑者,一往无前也,作为剑修这点都不明白,也活该被发落到这里管理凡人。

    脚一蹬,二丈距离转瞬既至,长剑带起一股罡炁闪电般刺出。王魂行者暗惊,好快的剑,急忙横剑格档,同时准备侧身还击。

    欧阳和丰既然出手,哪里还会给他还手的机会,双剑还未交集,无锋已退回半尺,随即再度击出,剑啸声比第一剑更凌利,王魂行者大惊,已

    无反击的可能,只得纵身后退,打算先退出对手攻击范围再说。

    欧阳和丰如影随形,第三剑呼啸而至,他全身破绽无数,偏手中剑锐不可挡,仿佛每一剑都是生命中最后一剑,都要分出个你死我活,王魂行

    者是不得不应,不敢不档,如此一路退一路挡,终在第七剑时被欧阳和丰突破防御,一剑直奔心脏扎去,王魂行者生死之间,潜意识支配大脑,再

    顾不得控制境界功力,背后青光一闪,一把尺许小剑横击在重剑无锋上,欧阳和丰如被巨锤击中,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抢出丈许才勉强站定

    ,口中却吐出口鲜血。但他面色却异常兴奋,七剑逼出对手的飞剑,值了。

    旁边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方才电光火石间,却谁也没来的及出手阻挡。闫一河更是面皮一红,比剑前他大话满满,没成想却食言了,“好剑术

    ,真正好剑术,没想到老道我却是小看你了。。。”

    林魂行者更是张大了嘴,“这江湖搏杀之术竟然如此凶恶,真正是小瞧了天下英雄,看来以后决不能容人近身。。。你要是也有摄灵期修为,

    王师弟方才哪还有命在。。。”

    王魂行者痴痴的站在原地,“我输了。。。输了。。。枉我自诩近身无敌,没想到却是这样。。。难不成我错了么。。。”

    闫一河走过去轻拍他肩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你既长于飞剑,又何必斤斤计较近身剑术?他长于江湖搏命,近身了得,可拉开距离不过

    是任人摆布的靶子而已。。。”

    安慰完王师弟,闫一河又走到欧阳和丰跟前,欣赏的看着他,“好剑,凡世江湖之中,能胜过你的不多了。你且略作调息,看看方才伤势如何

    ?”说话间,递过一只玉瓶,内里有三颗晶莹的药丸。

    “无妨,不过是岔了口气,这位上仙飞剑着实厉害,不过是格挡而已,却不是要伤我,如何当的起上仙灵药。“欧阳和丰稍运魂力,发现确实

    无甚大事。闫一河满意的笑了笑,”拿着吧,就你这种拼命式的争斗方式,迟早也用的上。“众人各自散去,王魂行者有些失魂落魄,大概是被一个刚刚淬体境的小修击败让他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也许是这次失败让他感悟到了某些东西,反正没和欧阳和丰招呼,自顾自走开。

    林魂行者倒有些热情,应该是赢了些赌资,在付给欧阳和丰30块魂石薪资后,很是夸赞了他几句,不过也就如此了,双方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

    人,一个刚入道的散修和顶尖大派的弟子,没有交往的价值。

    欧阳和丰的目标也不是他们,这些管事,虽然看起来风清云淡的,但二世为人的他还是看的出来,每个魂行者脸上都隐隐表现出一层意思:我

    很忙,道途苦短,别来烦我。

    除了闫一河,不是说闫一河地位最高,而是年纪。衰老在闫一河身上已显露出很明显的痕迹,即使是魂行者,近一百三五岁的年纪,在生命最

    后的几十年里,也没躲过脱发,老人斑,目光浑浊等特征。

    都说修道者就应该一往无前,抛开生死,用生命去冲击那最后一线希望,这并不完全对。事实上,在修道一途,很多事是你想拼命也没办法可

    拼的,比如境界。闫一河本身摄灵后期修为,前面汇元境便是一大坎,更不用说后面能增寿数的金丹境,以他现在日异不堪的身体状况,可以说毫

    无希望。可以增寿的丹药,能吃的早已吃了,那些极品的天材地宝,杀了他也买不起。象他这样的魂行者在升龙大陆多的是,有的便放浪形骸享受

    生活,有的关注家族下一代,有的闲云野鹤周游天下,有的便如闫一河一般闲居宗门做事养老。

    欧阳和丰很清楚这些老道的心态,当初在万本武宗,便很有几个老家伙整日游荡不着调“多谢上仙赠丹,无以为报,不冒昧的话,小子想请上仙吃酒。。。”等众人各自散去,欧阳和丰径直走到闫一河身前说道,饮酒吃饭,就是拉近关系的最好方式,这一点,无论凡世还是修真界,都是一样的。“你,请我吃酒?”闫一河颇为意外的看着眼前这个大胆的小傢伙。在暴风城,论修为他闫一河排不进前百,论战力也排不进前百,可要是论权利,他就是前十的存在,因为他背后有一座天大的靠山。每日想请他吃酒的多了去了,不过多是趋颜附势之徒为了利益罢了,他不愿沾这些因果,而自己这些师兄弟们,整天忙于修练又谁有闲心陪他这糟老头子?

    “你可是有事?便在这里说就好,好歹你也是暴风城有令职的,能帮你的便帮,不能帮你的老道忝为管事房长老,也不可能单为你开口子。。

    。”

    “这里说哪有一边吃喝一边聊来的痛快,您且放宽心,小子无甚所求,只是初来乍到,很多东西都搞不明白,故想找个长辈请教,您要是看小

    子还能处,便多聊两句,若是看小子粗鄙,您拍屁股走人。。。”欧阳和丰说话浑没把闫一河当作前辈高人,语气直爽洒脱,这是语言的艺术,很

    多内心孤寡的老人都吃这一套。

    “哈哈,你倒是有趣,如此,你去雀仙斋等我便是。”闫一河喜他不做作,一口应了下来。这个年轻人,在闫一河眼中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

    他来时持神耀断剑说明是个有缘的,自废丹田不愿屈从新贵说明是个有义的,数万里跋渉求道说明是个有心的,剑术凌利无比说明是个有天赋的,

    这样的年轻人,和他吃顿酒又算什么呢?

    欧阳和丰在其中因身份所限也不好说话,本以为这事就这样了结,哪知道旁边周师兄也是个好事的,鼓动道:“你叫欧阳和丰?头次见面时听

    你说素好剑道,不如就下场和这小子比比,也让他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江湖搏杀之术。。。”

    欧阳和丰故作谦虚道:“在下不过野路子,平时与人争斗也没个轻重,能放不能收,哪敢与上仙比剑。。。”他这话说的自谦,其实内藏机锋

    。不是他不分场合,而是若能与神耀天派弟子比剑,怎么也能拉近双方的关系,这是个机会,其实胜负倒并不重要。

    那王师弟哪受得激,喊道:“如此,今日我还真得见识见识了,你且放宽心,若我用出淬体境以上的魂力,那便算我输。。。”

    都是岩石屋子,路径通透,欧阳和丰很快就寻至后厅,果真看到有两人正在斗剑,旁边四五个魂行者观看,却是大失所望,原来这场中两个魂

    行者使的也是江湖技击之术,虽然翻滚腾跃煞是激烈,却没有传说中的剑修气场。他也不敢多看,寻到旁边一个观战者正是管银钱的周师兄,便走

    兄,周师兄正在后厅观人比剑,你若着急,可自去后厅寻他。“

    欧阳和丰走进管事房大厅时,发现大厅内空空如也,只一名管事在案前处理公务。听完欧阳和丰前来的原因,头也未抬道:”领魂石需找周师

    王师弟急忙嘻皮笑脸的陪罪,”师弟我这不是闲的无聊,手痒痒了么,直娘贼,这就近也没个能施展飞剑的地方,总不能比个剑却把房子拆了

    吧。。。“王师弟悻悻道,眼光不经意滑过站在一旁的欧阳和丰,看到他背负的重剑,不由一喜,”哈哈,这位师弟背负剑器,想来必擅长技击之

    术,不如下来陪师兄我走几招?“

    王师弟不敢苟同的摇摇头,”这哪里便是江湖之术了?若是近身,你那飞剑却未必比我手中剑更快呢。。。“

    闫一河故作怒意,”身为剑修,如何便能轻易让你近身?你这小子飞剑不好好学,偏去学近身剑术,等哪天我去山门寻个厉害的,教你知道知

    的有些洋洋得意,看着周围同僚,挑衅道:”师弟我惭愧,却是又胜了,不知还有哪位师兄下场指点于我?“

    一连问了三遍,也没人下场,这魂行者于是开始点名:”闫师兄年高德重,想来剑术也是好的,不如来凑个兴?“

    道什么叫不敬师长。。。“

    依常理,欧阳和丰这样的身份,应该规规矩矩的在此等待,但听到有人比剑,却有些按倷不住心中的好奇,剑修如何比剑他还没见识过,想来

    虽有些鲁莽,但恐怕也没人真来怪罪于他,于是道声有稽,便往后厅寻去。

    原来这群魂行者竟然是躲在这里赌博,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站在一旁观战。不多时,看起来更年轻些的魂行者技高一筹,胜了对手一招,不由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