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扎紧篱笆墙

    电子人更换配件比较麻烦,不能断开电源只能在线操作,因而也给了冰原小队留下的借口。

    新的爱德华号起飞了,中间乏善可陈,只不过是一个上冲一个下降的事,还是全速飞行,仅仅一个小时后爱德华就看到了那个依然美丽的小湖。

    这一次硅基人是露出了真容,不是三头六臂,也没有丑陋不堪的异形,硅基人将爱德华指引到了一个运算阵列里。

    罗奇克出来当红脸:“爱德华,请你保持对教宗的尊敬。” WWw.8Yue.ORG

    爱德华却一点都没有卖罗奇克的帐:“教宗,就像教会的那样吗?我记得我送回来了十三个大主教,都是同行,不知道三位大主教招待好他们了没有。”

    爱德华的脸色有了些松动,伊莱顿也观察到了,他加大了迷魂药的剂量:“其次我们来说一说人共体,即便你现在像莱格一样投过去,得到的也是残羹冷炙,再想想你作为一个量子生命,还有你心中的抱负,剩下的也就不用我多谈了。”

    爱德华的脸色变白了,即便是仿生体也会实时地反应出系统的状态。

    但是伊莱顿没有手软,他砸下了最后一记重锤:“至于墨矽殿下,相信你一定有所耳闻,但你要知道,就连我们对于墨矽殿下也是如同你之于我们一样,论血源你跟他没关系,论作用他不需要量子化,所以你对于墨矽殿下来说可有可无。”

    不得不承认,如果爱德华不是梅哲仁的灵魂,那么伊莱顿的这一番话还真说到了他的内心里,而且是一击中的穿透标靶。

    所以梅哲仁就只能让爱德华做出崩溃的作态,就连系统状态都不稳定了,产生了大量的电磁波动,好似要爆炸开来一般。

    罗奇克大喊一声:“爱德华主教,请刻制,你见到的是我们的本体,在这里爆炸我们会一起完蛋,还不明白吗?”

    当然明白,梅哲仁刚刚都有冲动,干脆直接就地解决掉硅基人算了,但他尚余理智,硅基人说他们本体在这,谁知道呢?

    爱德华渐渐稳住了情绪,可是他的系统运行也越来越狂爆,好像随时会择人而噬。

    硅基人好像今天要把红脸一唱到底,伊莱顿在雪上又加了霜:“知道为什么出现这样的变故吗?墨矽殿下通知了我们,人共体的量子生命有自我复制的方法,同时墨矽殿下也给我们发来了控制电子人思维的办法。”

    这一次不用装了,梅哲仁也不淡定了,但好在他的定力够,没有马上露出破绽,他只是下意识地问出了声:“复制?像莱格那样?”

    依然是伊莱顿:“不,远远优于莱格的方法,他能复制出三十六个一模一样的分体,想一想,你在游洲面临的那种空天舰打击,当它再多上三倍时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爱德华露出狐疑:“那他为什么只派了十二艘去游洲?”

    仍然是伊莱顿:“那是他认为打你不需要全力!”

    再一记重锤暴击,几乎就将钉子钉死了,可伊莱顿觉得还不够。

    “这也是墨矽殿下授予我们思维控制法的原因,我们以前无法做到完全掌握电子人,最多只能在他的思维里埋下逻辑炸弹作为侦听和控制的倚仗,没有办法让电子人完全按照我们的想法来行事。”

    爱德华的神情稍稍松动:“完全听从,等于一个弱化的分身?”

    伊莱顿慢慢地不再凌厉,但他的电子音好像染上了一层黑韵:“对,但是仍然有限制,我们最多只能一次性控制360个电子人,然后通过这些电子人去指挥部队,免强可以与人共体的量子生命达成一个均势,我们仍然处于下风。”

    爱德华刚刚显露生机的神色又变淡了:“有限制?墨矽殿下也没有办法吗?”

    “墨矽殿下并不在意我们能不能赢,他只在意我们会不会输。”

    伊莱顿这句话说得意味深长,却一下子将梅哲仁心里的压力卸掉了,他干脆就摊坐于地。

    这个样子在硅基人看来却是爱德华的自信心完全被击溃了。

    “所以,爱德华主教,你现在只能选择与我们站在一起。”

    伊莱顿也不等爱德华答应,就直接利用场域给他传输了一个数据包,那是墨矽的思维控制法。

    梅哲仁打开粗略地浏览了一下,远不如自己所掌握的,也无法分时跳频,不知道是墨矽留了一手,还是本来就是个猴版。

    梅哲仁倾向于墨矽即便留了一手,也高明得有限。

    首先墨矽没有实现逻辑化,他对于梅哲仁分身的能力估计就不足,可能也因此无法向硅基人提供分时跳频的办法。

    他提供的思维控制法还是梅哲仁初期分身那样,受限于思维量子云的离散性质,而无法超过360的周天数。

    即便他不想硅基人更强大也没有必要这么办,即便具有了分时的能力,硅基人的强大也仅仅被限制在了能跟人共体周旋的等级上,完全谈不上威胁墨矽本身。

    而且这个能力跟量子化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帮助硅基人走上进阶之路。

    现在墨矽拿不出来,那说明他也没有办法,而硅基人即便是逻辑生命体,也无法看透量子生命体的特性。

    那就不需要担心了,虽然硅基人的力量现在又被变相提升了,可他们还是无法威胁住人共体。

    伊莱顿分析得很准,现在他们依然处于下风。

    不过他们有了思维控制法,梅哲仁就不方便架空他们了,因为两个指令一冲突硅基人就会察觉。

    送回到北羊洲的电子人部队暂时不可轻动,硅基人依然没有发现梅哲仁在电子人思维里留下的陷阱,梅哲仁也无法随时激活陷阱,除非到了决战时刻。

    梅哲仁原来认为马上可以干掉硅基人的打算也因此落了空,还得一步一步地慢慢来。

    被墨矽打了个措手不及,梅哲仁想通了,却并不气馁。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即然墨矽可以不断地给手下支招作弊,那梅哲仁就打算暂断他的触手,把水蓝封起来,看看他还能怎么办。

    梅哲仁可以花时间花精力花资源制作并布置围困北羊洲的暗能量防护罩。

    他等得起,而且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人共体会越来越强大,梅哲仁还可以继续在北羊洲挖潜找缝隙。

    墨矽的办法是缺失核心的,只要给点耐心仔细观察试探,总有办法来绕过它们。

    梅哲仁在心绪翻飞,硅基人却以为爱德华在人神交战,他们也给出了耐心。

    大约在过了十分钟的漫长考虑后,爱德华终于缴械投降:“我需要怎么做?”

    这次就不用伊莱顿动嘴了,戴特充当了急先锋:“利用你的量子特性,想办法升级这套思维控制法,然后尽量控制好电子人部队,我们需要两线作战,外有大敌,内亦不靖。”

    伊莱顿没有更正,意味着硅基人亮明了立场出来,虽然得到了墨矽的帮助,他们却一点儿感激也没有。

    他们也像爱德华一样,认清了自己的命运——只能背水一战突破量子化的藩篱,不然他们也是几只随时可以宰了吃肉的狗。

    爱德华不甘又无奈地给出了承诺:“可以,我没有问题,若不是力有不及,我甚至愿意帮三位大主教实现晋阶。”

    罗奇克终于变成了白脸,他点出了爱德华的处境:“知道为什么让你来到我们的运算阵列中来了吗?我们具有相同的命运,这是电子逻辑大神给出的选择,只有我们一起赢得这一场多方交缠的较量,我们才能真正地逃出生天。”

    爱德华点了点头,示意接受罗奇克的立场,然后他也没忘记下眼药。

    “墨矽殿下有分身在水蓝?超级对撞机没有启动,他是如何联络上三位大主教的?”

    扎心了,三个硅基人郁闷了好一会,才由罗奇克闷闷地作答:“没有任何迹像表明墨矽殿下在水蓝有分身,这段信息莫名其妙地就出现在了戴特的数据流里,只有一种可能,墨矽殿下还有其它的通讯方式,是独立于复国组织之外的通讯渠道。”

    梅哲仁也当然知道墨矽不可能有分身在水蓝上,他反而希望有,那样他就可以用暗能量将墨矽玩残。

    硅基人郁闷的原因也没告诉爱德华,那段数据恰好出现在戴特向梅哲仁发送对话请求之后。

    当时戴特也吓到魂飞天外,差一点就像上一次罗奇克一样有了离解的风险。

    还是伊莱顿强行用场域能量稳住了局面,不过也因此浪费了从复国组织手中截胡的大部分场域能量。

    戴特是升级了,可伊莱顿好不容易恢复的状态又被打沉了,辛苦无数,一朝尽丧。

    后来他们也想明白了,墨矽不可能有那么神通广大,只是巧合而已。

    但这个数据是从外部传进来的,一定在北羊洲之外,也许是他们外发数据,对方就顺着这个请求传送了过来。

    不过他们也无法追踪,因为他们鞭长莫及,外面现在都是量子生命的天下,只要他们敢伸头,人共体的量子生命体就敢把他们的脑袋给剁了。

    罗奇克的表述让梅哲仁心头大定,不在北羊洲就好办,他可以一边扎紧围困硅基人的篱笆,一边想办法把墨矽的隐藏势力给找出来。

    出了北羊洲,现在的水蓝可以说是任键盘侠横行了的。

    戴特出奇的没有狗腿,而是语重心长:“爱德华主教,我知道你心里有气,我承认你在游洲干得很棒,甚至换上我也做不到那样,请您听教宗说完。”

    伊莱顿的语气平稳:“无妨,这正是我欣赏爱德华主教的地方,没有必要套上太多的面具,那不是一个量子生命和逻辑生命的相处方式。”

    可是伊莱顿的语气忽然就转向了黑暗:“可是恕我直言,爱德华主教,你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爱德华的脸都气歪了,以讽刺的兴味悠然而然:“哦,那要听听教宗的高见了。”

    “不是什么高见,而是事实,我来帮爱德华主教分析一下,首先说老莱格,他是墨矽的后裔,身上有墨矽的血脉传承,这一点爱德华主教是没有的,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你都不是复国组织的圈内人。”

    不过梅哲仁也留了个心眼,没让冰原小队的队员们跟着他一起去见硅基人,而是让他们在罗德岛休整。

    反正现在罗德岛也在爱德华和硅基人的联合掌控下,理由也充兄,没见弟兄们的仿生体都快残了吗?

    言简意赅:战机已经到位,立即到哈延山来。

    好心情只持续了不到半天,等爱德华和冰原小队的队员们爬上北羊洲罗德岛的海岸时,他收到了硅基人送来的简报。

    爱德华脸上一脸的便秘式难受,一脸的不屑神情,这才是真小人的作态,只要有利用价值,那咱们还可以交易,但不爽要写在脸上。

    同时他的情绪也渗入了话语里:“三位大主教,我对三位的尊敬并不出于一条猎犬对主人的忠诚,我认为我们是在进行一项交易,诚然为了利益你们可以将我当成挡箭牌,但我希望我要的好处能兑现,否则我大可以跟老莱格谈。”

    爱德华表现出来的意图很简单,把代价说清楚,别谈感情,会伤钱。

    几个巨型的超级计算机阵列排布在一个像费弗提万生物反应堆那样的空间里,一排又一排的机柜几乎就看不到边,让人疑似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就是硅基人的本体所在。

    这是什么状况?要跟他开诚布公?还是刚刚将他卖了一把没卖成又拉拢一番?

    爱德华号到达时湖中的平台已经打开,飞机一停下平台就开始下沉,争分夺秒得连一丝的衔接都没有。

    看样子硅基人也着急,这一次不再像上一次那样绕路,时间也省了许多,十分钟不到,爱德华就见到了硅基人。

    二者都有,伊莱顿一开口就红果果地晒了出来:“爱德华主教,置你于险地,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你也看到了人共体那个量子生命的威力,如果我们提前泄露,军心会稳不住。”

    难道事发了,被硅基人抓住了马脚?梅哲仁不信这个邪。

    而且来接他的战机跟爱德华号一样的配置,后续也将配属于他,那就说明爱德华在硅基人心目中的地位没有变。

    心里不踏实再漂亮的风景也无心观赏,硅基人也一样。

阅读我真就是个键盘侠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4/444485/8980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