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捉虫)

    “抱歉, 阁下。” WWw.8Yue.ORG

    穆元飞淡淡的说:“你该道歉的对象是顾元帅。”

    他丝毫没有介意, 而是轻声朝路鸣说道:“路鸣, 你是位优秀的向导,对于自己说的话,得好好负责。”

    路鸣在心里唾骂起自己, 穆元飞如今正是要让自己帮忙的时候。把殷牧悠的下落交代出去又如何?

    将他轰走,自己正好趁虚而入!

    “我刚才的意思是银河号上没有这个向导,从来不是第一军团的人。但……阁下说的向导,的确是有的。”

    “路鸣!”

    顾翊秋低吼了一声,眼底浮现狠厉。

    路鸣被他的模样吓得瑟缩着脖子,轻而快的细声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穆元飞很是满意,站起了身来:“原来不是第一军团的人,看来更要彻查清楚了。”

    “不需要彻查。”

    “可第一军团的精锐尽数被影响,难道顾元帅想让我把这件事情上报吗?”

    顾翊秋眯起眼:“你想让帝国那几个老家伙来管我?”

    穆元飞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顾元帅向来谁也管不了,只不过他们却可以管管被顾元帅藏起来的那个向导。”

    顾翊秋和穆元飞开始暗自较量了起来,他们一人精神力尖锐如刃,锋利得无孔不入;而另一人便将所有精神力化为屏障。

    穆元飞虽笑着,眼神却冷了下来。

    十几年前,谁能想到他会和顾翊秋有所交集?

    顾翊秋加重了力道,手上青筋凸起,竟硬生生的把穆元飞的精神屏障给破开。

    穆元飞咳出一口血,被伤到的地方顿时疼痛了起来,完全是暴力的碾压。

    到底是以力量闻名的猛兽,帝国那群老家伙手里最好的一把剑,就连他也比不过。

    方宇连忙扶起穆元飞:“顾元帅,这就是你们第一军团的待客之道?”

    “你们上了我的银河号,我本来以最高规格的礼仪欢迎你们,哪知道你们竟然连同我银河号上的人,对我使诈。”

    “使诈?”

    方宇觉得太不可理喻了,黑的都能被顾翊秋说成是白的!果然出身低贱!

    顾翊秋的眼神极冷,朝路鸣看了过去:“这样吃里扒外的向导,我的第一军团不需要。”

    路鸣刚才只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一方面是穆元飞拿家族威胁他,一方面是会受到顾翊秋的憎恶。

    如今被喜欢的人这么说,他身体摇晃了两下,心像是被针扎那样。

    为此,路鸣眼里还含着泪:“元帅,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

    穆元飞笑看两人的对持,就连自己的伤也半点不在意了。

    没什么比情敌遭殃更好看的戏码了,顾翊秋看得不明白啊。明明路鸣都打算隐瞒下去了,他偏偏要激起他的嫉妒心。

    看来这几年狂躁症将他折磨得不轻,连以前的冷静都丧失了。

    “方宇,你说当时你在哪里发现的他?”

    “报告阁下,是在顾元帅的卧室里。”

    穆元飞目光放到了里面的那个位置,低声说了句:“那现在应该也还在这儿了。”

    他作势要朝里面走去,刚才两人只是精神力较量,如今却真的打了起来。

    顾翊秋绝不会允许别人进去,尤其是穆元飞。

    两个实力惊人的哨兵打起来,完全要把银河号给拆了似的。

    顾翊秋房间是按特殊材料建造的,压缩强度乃至几十亿次,却轻轻松松的被打出了凹陷,可想而知其他人受了那样的攻击,会有什么结果。

    方宇睁大了眼,身体也僵直了。

    真是行走的人形兵器!

    可他却不敢耽搁,这可是穆元飞好不容易为他制造出的时间。方宇乘着顾翊秋分不开心神,连忙走到了那个卧室里。

    奋力一拉,里面便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

    屋子里那令人发疯的香甜顿时泄了出来,方宇没有闻到,可路鸣的眼神却一变再变。

    他垂下了头,站到了方宇面前,将那个缝隙挡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带走他了!”

    路鸣声音发着颤:“不许。”

    “路鸣,你疯了吧?刚才可是你把信息透露给我们的,快让开!”

    路鸣也觉得自己疯了,他分明屏住了呼吸,脸色涨得通红,可还是抵抗不住自己。

    就一口,小小一口。

    他放缓了呼吸,轻轻呼吸了一下。

    然而那股还没散去的味道,便已经直冲大脑,让全身都颤栗了起来。

    “不能给你。”路鸣沙哑着声音说。

    “你再不让开,就别怪我动手了!”

    路鸣眼睛赤红的看着他:“你只是个普通人,懂什么?”

    这种甜蜜又痛苦的滋味,折磨得他进退两难。

    他打算遵从内心,不再被穆元飞和顾翊秋任何一个人威胁。

    这一刻,他就是要守在门口。

    “那就别怪我了。”话音刚落,方宇就动了手。

    路鸣只是个向导,身体素质不如哨兵。接了方宇许多攻击后,他脸上也挂了彩。路鸣躲了方宇的一击,身体朝后倒去。

    门根本没关死,他竟直直的进入到了房间里面。

    瞬间,杜艾便把门给关死。

    路鸣惊魂未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杜艾终于把门给关严实了,任凭方宇在外面怎么击打都没用。

    杜艾这才解释:“外面强制掰开了门,防护装置启动了!现在除了穆元飞和元帅那种级别的怪物能强行打开门,方宇是没办法的。”

    路鸣古怪的问:“那你们刚才直接关上不就行了?”

    杜艾低声说:“是谢遥说把你拉进来的……”

    路鸣诧异至极的朝床上看去,鼻尖萦绕的全是那股味道,他被甜蜜的气息包裹,耳根也红了起来:“多管闲事。”

    殷牧悠同他对视:“如果你不维护我,我也不会让杜艾拉你进来。”

    路鸣像是被踩到痛脚似的,语调拉高:“谁要帮你了!”

    殷牧悠:“……”他又说错了什么?

    不过身体的疼痛感已经到达了巅峰,殷牧悠目光幽深,额头满是汗水。

    路鸣也发现了端倪,走到了殷牧悠身边:“他不是在三天前就已经开始觉醒了吗?怎么会这么久?”

    杜艾哪儿敢说这是克隆的身体啊!

    想了半天,杜艾只能随意编了个话搪塞路鸣:“大概是他四十年都没觉醒,现在又突然醒来了,所以觉醒时间延长了?”

    “延长成这样?”

    路鸣坐到了床边,朝着殷牧悠伸出了手。

    他倒是听说过,那种a级向导的觉醒时间都会很长。路鸣想起之前在广场发生的事,瞬间联想到了这上面。

    可a级向导数量太稀少,眼前的人也是?

    他盯着殷牧悠许久,那目光快把殷牧悠给戳出一个洞来。

    杜艾魂儿都吓没了,还没忘记这两人可是情敌:“你想做什么?”

    路鸣看了他一眼,早懒得装什么温柔白莲:“没见到他这么难受?”

    “……啊?”

    “向导的事,你很懂吗?”

    杜艾讪讪不敢再多言,忽然间就被路鸣给凶了一脸。

    真是奇了怪了,以前路鸣是银河号上最善良最温柔的向导了,怎么突然吃了□□似的。

    路鸣将柔和的精神力渗入到殷牧悠的精神去查探,他以前从未对另一个向导做过类似的举动。

    路鸣本来以为殷牧悠的精神海会随他本人一样高傲,毕竟他已经查看过太多人的精神海,谁知道一进去,就仿佛被森林所包裹,天穹的阳光尤为温暖,连风里都裹着温柔。

    他几乎要沉溺,而下一秒抑制了自己。

    向导和向导的精神海交流不能太过深入,这是帝国定下的规矩!

    可他抚慰的全是些有狂躁症的哨兵,第一次触及到这样的精神海世界,如此温柔,仿佛全身心都被暮色的森林包裹。

    路鸣的眼神又迷离了些,不敢再耽搁,快速进行着引领和疏导。

    不知过去多久,殷牧悠的痛感才逐渐减轻。

    路鸣退出了他精神海的世界,看见殷牧悠眉头渐渐松开,他的心情也顿时好了许多。

    甚至于,路鸣还轻声安慰:“很快就不会疼了。”

    一旁的杜艾简直目瞪口呆。

    这两人的关系明明是情敌,怎么路鸣对殷牧悠这么友善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外面两人的战斗也进入了尾声。

    门被精神力碾压得凹了下去,碰的一声,特制的门便很快就毁掉,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里面过多的甜蜜从空隙中透出,杜艾紧张了起来,到底是谁赢了?

    他都以为会是顾翊秋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的人却是穆元飞。

    “怎么会……”顾翊秋怎么会输呢?

    穆元飞一步步的走了过来:“他当然会输,傻瓜一样用了那么多年的抑制剂,又频繁的使用力量,发作得更快。”

    杜艾倒吸一口凉气,已经说不出话来。

    “方宇,把他们都带出去。”

    “是,阁下!”

    方宇强行把杜艾和路鸣带走。

    方宇这么强行拷着两人,路鸣奋力的挣扎了起来:“穆元飞,你想做什么?”

    穆元飞如今已经走到了殷牧悠身边,手里捏着殷牧悠的长发,眼中尽是迷恋:“他快要觉醒了,现在标记也是一样的。这个时候,他反抗不了。”

    听了他的话,路鸣呲目欲裂:“现在标记,他觉醒之后力量会大打折扣!”

    “乖乖当一只金丝雀,养在金色的笼子里,这才比较适合他。”

    穆元飞的表情冷了下去,朝身后的方宇说,“带他们出去。”

    路鸣虽然无法动弹了,可精神体的山猫却朝穆元飞一跃而上。穆元飞的精神体甚至都没出来,只一击就将山猫击倒。

    “太不自量力了。”

    路鸣忽然间后悔了起来,嘴里尝到了深深的苦涩滋味。

    他刚才为什么要为了顾翊秋去把这件事情说出口?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想着谢遥,自己就算努力的往他身边凑又有什么用?

    现在谢遥明明有成为a级向导的潜力,却要在这个时候被穆元飞强行标记!

    他忽然恨自己为什么不是强大的哨兵,这样至少能抵抗穆元飞一会儿。可他到底不是,路鸣便只有大声朝地上昏迷的顾翊秋喊:“元帅,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快醒醒!”

    他的声音里带着颤音,可无论他怎么喊,顾翊秋都没醒来。

    方宇用了强,很快就被带了出去。

    屋内仅剩下殷牧悠和穆元飞二人,周围破烂不堪,一片狼藉。

    而床上闭着眼睛的殷牧悠却极美,仿佛时间都在他身边凝固,静谧而优雅。过长的头发为他的眉眼增添几分艳丽,没了之前的冷漠。

    “谢遥……”

    “睡了三年,你终于醒过来了。”

    他的话语里藏着怀念和沉痛,很快便将他抱住。

    殷牧悠却还是没有睁开眼,穆元飞疑惑极了,原本打算立即标记殷牧悠的,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殷牧悠体内乱窜的精神力逐渐汇聚到了了一处,痛感瞬间消失,一个圆形的光球出现在身侧。

    这东西的出现,引起穆元飞眼神一缩。

    在光球出现的那一刻,殷牧悠也缓缓睁开了眼。

    那双眼犹如山巅的雪水,侵透了淡淡冷意,却不刺人。混合着他艳丽的眉眼,形成一种格外勾人的气质。

    穆元飞呼吸一窒:“你醒了?”

    “穆元飞……”

    “是我,我来救你了。”穆元飞笑道,“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执掌了穆家,你会不会怪我来得太晚了些?”

    殷牧悠的语气变冷:“我和你没关系。”

    穆元飞还只当他是生自己的气,朝那颗光球望去:“我还第一次看见向导的精神体是植物!”

    而这个精神体的出现,让原本被狂躁症折磨得无法动弹的顾翊秋也微微一动。

    身边的雪豹同时动了下爪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企图以自己为数不多的力量唤醒顾翊秋。

    再不快点儿,养了这么久的猫薄荷就要被别人搞走了。

    房间内,殷牧悠还没有回过神来。

    那东西飞快的朝殷牧悠飞来,里面包裹的果然是一株小巧可爱的猫薄荷,似乎感受到了殷牧悠的目光,它还娇羞的缩了下叶子。

    殷牧悠:“……”

    你到底是含羞草还是猫薄荷!

    不过这株东西和他的本体也太像了吧?

    殷牧悠囧了半天,好不容易不疼了,就生出来这个鬼东西!

    不对,不是生,他说什么鬼话!?

    顾翊秋看出了他的心思, 暗自警告:“这件事情你可得想清楚,得好好如实的把事情说出来。”

    ‘如实’两个字的语气极重,路鸣知道顾翊秋是在警告自己,越发愤愤不平了起来。

    凭什么?

    他这么喜欢顾翊秋, 他却一点儿都不在乎,甚至还要威胁自己,让自己帮殷牧悠掩饰?

    越是这么想,路鸣心里就越发不平衡。

    方宇的失态,让穆元飞轻声呵斥了他一声:“方宇!”

    方宇这才回过了神,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吞了回去。

    路鸣的话刚落下, 方宇便诧异的望了过去。

    第六章

    开什么玩笑!

    路家还在穆元飞手下工作,穆元飞对他是有恩情的。明明第一军团说了不要没被标记的向导, 穆元飞都帮了他,还把他送到了银河号上来。

    当然了, 这件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

    路鸣抬眸朝他望了过去,心脏咚咚的跳得极快。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顾翊秋用手托腮,懒懒的眯起眼:“穆家主的属下也不怎么样嘛。”

    顾翊秋向来狂妄, 穆元飞早就习惯。

    ——银河号上没有这样的向导?

    他怎么也没想到, 路鸣竟然会帮着顾翊秋说话。

    他的声音骤然拔高, 满是震惊:“没有?怎么可能没有?”

    方宇朝顾翊秋低下了头:“顾元帅, 请你原谅我方才的失态。”

阅读穿到反派家破人亡前[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我从镜子里刷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君有疾否》《带着商场穿六零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30/330949/6708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