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情愫遭讽

    荣景顿时恼火起来,“本王敬你是长辈,给你三分伯薄面,别给脸不要脸了。”荣景长这么大,纵使不如荣奕出身好,可贵为皇子的他,一直养尊处优,即便是皇帝也未曾碰过他一根指头。

    “饮酒误事,你就不怕,荣奕趁机对你下手?”

    “太子,洗了脚再睡。” WWw.8Yue.ORG

    风吹进来,帘子飘扬不定,不远处的阴影之中,荣景静默的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营帐中两人的恩爱模样。

    太子亲自为董鄂脱去了外衫,两人相拥而眠,行军打仗最是枯燥艰辛,太子不仅有美人相伴左右,这美人更是将他伺候的无微不至,士兵们伴着臭男人的汗水味累的呼噜喧天,而太子却美人在怀。

    “荣景。”阴沉的声音从营帐门口响起。

    荣景云淡风轻的转过身子,“本王好心为皇兄送饭,皇兄果然不领情。”

    荣奕冷哼一声,绕过荣景,眼神上下打量着董鄂,“皇弟好意,本宫心领了,你退下吧。”如此语气,倒像是使唤身边的小太监一般。

    荣景怒不可遏,“荣奕这里是军营,不是谈情说爱的勾栏院。”

    一语双关,既讽刺了荣奕不守规矩,又将太子妃与勾栏中的烟花女子相提并论,双双打脸。

    果然太子按耐不住,上去抓着荣景的衣领,一拳头上去,顿时挂了彩。

    “有本事再说一遍。”

    “难道不是么?你与太子妃终日谈情说爱,可有顾忌过万千抛妻弃子背井离乡的战士的心情?你代天子出征,本是鼓舞士气的事儿,如今却是坏人心情的事儿。”

    “我自问一直克己守礼,本分做事,何来的谈情说爱之谈,还是九王爷有趴人墙根的癖好?”

    荣景冷眼一瞥营帐前面探听的脑袋,“太子殿下,即便外人不说,不看,难免不会多想,太子妃与太子殿下同宿,晚上做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太子冷哼,“我们晚上做了什么?”

    “依照本王看,太子殿下荒淫无度,就是故意为了军心,此次月国大举进攻我大羽实在蹊跷,莫不是太子殿下从中”荣景欲言又止,一连串的责难,已经将荣奕逼的理智全无。

    荣华远远的看着,并未出声,她的确不想参与到两人之间的矛盾,为了早日回到炎儿的身边,只想早日抵达边疆,结束战争,至于夺嫡之争,荣华至于他二人,并无偏袒。

    “你胡说八道,少给本宫泼脏水,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肮脏的心思。”二人越吵越激烈,营帐之外围了许多士兵,如此下去,必然影响军心,若是将帅不合,怕是渔翁得力吧。

    荣华看向远处冷眼旁观的国师,国师敏感,不过是一眼,便察觉到,回给荣华一个带着十足侵略目光的冷笑,荣华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胃部恶心的厉害。

    荣华忙收了目光,怒不可遏的大步进了太子的营帐,“你们一个王爷一个储君,不嫌弃丢人么?”荣华指了指营帐外的士兵。

    太子悔恨已晚,脸上一阵青一阵紫黑着脸让人群散了,招来荣景更难听的嘲讽,“之事,太子做的出,还怕别人看不成?”

    荣华皱眉,“你们两个耍耍嘴上功夫便可以破开月国十万敌军不成?”

    争吵之事,被太子用军法强行镇压之事,荣景知道上次头脑一热冲动了,几日来没在荣华和荣奕二人面前出现。

    大军加快行军速度,夜以继日赶到了苏州城外,在苏州城外安营扎寨,休息半日,翌日再行出发。

    天黑了,便不见宋延胥的身影,荣华不用问也知道,宋延胥何处去了,依照宋延胥宠妻狂魔的性子,如何会放过与妻子美景重聚的机会,再加上,宋延胥女儿也长大了不少,宋延胥虽然不说,荣华看得出,宋延胥都记在了心里面。

    \s

    荣景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嫉妒,总之董鄂不能留在军营之中。

    翌日,火头军的送饭的活儿被荣景抢了过去,他拎着食盒没好气的摔在桌子上。

    董鄂顿时变了脸色,上次九死一生,她带着太子千辛万苦逃回京城,其中千般万般的阻拦不都是荣景这个道貌岸然的九王爷做出来的?

    “今儿是刮起了哪阵风,竟然劳九王爷大驾亲自给太子殿下送饭。”刮起了妖风差不多,董鄂心想荣景拿来的东西谁敢吃的下去。

    “皇兄怎么不在,舍得让皇嫂一个人孤枕难眠?”荣景诡异的笑着,一步步威逼着向董鄂靠近。

    荣景哈哈大笑,仿佛国师说了天大的笑话,“不过是酒虫子饿了,今朝有酒今朝醉,这儿的酒天下难寻,日后再来怕是空谈,不若一次喝个够。”

    国师恨铁不成钢,一巴掌落下,毫不留情。

    “一个人喝酒算什么出息。”荣景在临镇买了一坛酒,趁着夜色昏暗,独自一人在树林深处饮酒。

    太子身上的伤,荣景自然不会需要痊愈的,每日看荣华笨拙的动作成了荣景茶余饭后的笑谈,然而董鄂来了,不仅贴身照顾太子,而且太子的伤短短时日痊愈了,荣华的医术加上董鄂的钟情,太子如虎添翼,荣景想对太子下手,难上加难。

    “你这手法跟谁学的?”

    董鄂是董尚书的二小姐,平日里娇生惯养,怎会这般伺候人的活儿。

    “我去找荣华学的,她告诉我这几个穴位最解乏了,你虽然是主帅,可你也是太子,跟士兵不同,你的心吃得了苦,你的身子却承受不住。”

    太子看了一眼黑漆漆的营帐门口,放下兵书,亲自过去放了营帐的门帘,“行军打仗哪里有这么多的讲究,日后莫要做这些。”

    董鄂笑着回道,“都是火头军烧了水,我去取来就是,哪里是讲究,就因为是行军打仗,白日你骑马赶路,更应该泡脚解乏。”

    “看不惯的事情,就有看不惯的办法,与其饮酒没醉,不如想想法子如何为难别人?”

    荣景步子顿了一下,嘴角勾起鬼魅的弧度,大步流星的回了营地。

    董鄂按着太子坐下,脱去鞋袜,将两只不知何时磨出茧子的脚放进温度适宜的水盆之中,细致的揉搓着。

    “国师大人还是顾好自己吧。”荣景脸色微醺,想不到山野之中还有如此纯美的佳酿,荣景打了个酒嗝,从树上跳下来,是要去镇子上买酒的。

    剑,未出鞘,挡住荣景的去路。国师冷嘲,“没出息的东西,你莫不是看上了董鄂那丫头?”

    一阵凉风吹来,荣景生生被尿意憋醒,他咬了咬牙,“不喝就是,哪那么多废话。”

阅读宫闱乱:二嫁一世荣华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我从镜子里刷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君有疾否》《带着商场穿六零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151/151428/3124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